泰山有什么特点 什么时候去泰山最合适 泰山在哪儿

我曾想过很多次来这个地方,会以怎样的情况与这座大山相遇呢?想的多了之后,才渐渐明白,不是你想你就来了,而是一切都应该付之行动,才会有不一样的情况,所以泰山我来了,带着不一样的情怀来了!

一番劳力奔波后,我们跳上了开往剑门关的直达车。摇晃的车身,带来浓浓的倦意。再次睁眼,那摇晃的车,仿佛载着我们这一车人,来了个跨地域的闪穿。直入云霄的山峰取代了市区的高楼大厦。映入眼帘的一副绮丽的画卷:翠绿与嫩绿交融,金黄与粉红相称,几分白色隐跃在其间。

随着环山大巴的一点点移动,山下那融为一体的色彩也慢慢化开。一片片金的油菜花如同突然打开的卷轴,就这么浮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“妈妈,看,春天躲到深山里了”临排的小男孩兴奋的呼着。躲?对,就是躲。春天可不就是躲到这深山老林了吗?这满山遍野的金黄,这随风摇动的粉红……无一不诉说着春的信息。

 

剑门关有句老话:到剑门关不看树,只看山。连绵起伏的山脉,看不见空间距离。剑门七十二雄关,关关地势不同,但却有个共同点,那就是险。险峻的地势,高耸入云的石笋,不但惊艳现在的我们,在唐代也惊艳了诗人李白,面对着直上云霄的高峰,发出了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”的感叹。这位大呼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壮志诗人也在这连绵的山峰面前折下腰。

如果剑门关的山是大自然的奇作,那从山下一直铺到山顶的石阶便是当时人们的杰作,一千多米高的海拔,几千米长的盘山路线,成千上万的石头,就在进不去任何机械的深山中一块一块的铺上了顶。

 

双脚无数次起起落落,踏响一个又一个石阶,重叠在前人的脚印上。静听山间的鸟鸣,不能走得太过急促,就这样走走停停,可近可远,让思绪和内心追赶上脚步。

累了,倚一棵老松歇上一程。闭上眼,便是又一个乾坤。听着鸟儿时缓时紧、清越婉转的调子,仿佛看到了这些小精灵们顾盼流转的顽皮。阵阵松风排闼而来,带着一股久违的辽远而空灵的气息,触动着生命中那根早已不再敏感的心弦。一种张力在体内涌动、伸展。也许,这就是人的生命与大自然相融合才会产生的奇妙共鸣吧。

起起伏伏,走走停停,上山的路漫长而又遥远,同行的人,或停足捶腿,或仰头喘息,但却没有人放弃,上山的路遥远漫长,下山的路有何尝不是如此。

曾经有人这样说,一个人可以走的很快,但一群人可以走的很远。这句用在爬山上面就太适合了,一个人无论你跑多快,都很难爬上一座高峰,葱郁的树木使你不知道前面究竟还有多远。

一群人就不一样了,在你疲惫的时候我鼓励你,我泄气时你拉下我,漫长的道路在欢声笑语中也就一步一步走完了。当你站在山顶吹着凉风,呼吸着带有草木特有的味道时,就会发现这一路走来的所有疲惫都是值得的。

坐着滑锁从山顶慢慢地滑下,回顾自己走过的漫漫长路,这一刻是平静的,再多的汗水也成了过往,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。我等平凡人做不到这样的心胸,但回顾过往我能做到平静,对我来说这足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