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组织出境游的国家和地区增至138个东南亚国家却遇冷

今年上半年一度火爆的东南亚国家是否会面临客流压力?

外国人来中国旅游的建议_地理旅游资源开发建议_外国人来中国的5个建议/

“出境游的恢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虽然目前可组团游的国家已达138个,但由于签证、国际航班等影响,整体市场仍有待改善。”看见了!”

上周四,文化和旅游部公布了第三批恢复出境团队旅游的国家和地区名单。 记者在欢腾的朋友圈中发现了颇为“理性”的声音。

近年来,随着欧美、日韩等热门旅游目的地国家陆续开放跟团游,出境旅游市场客流量是否会出现爆发式增长? 今年上半年一度火爆的东南亚国家是否会面临客流压力?

东南亚国家客运量低于预期

「曼谷人气夜市 JODD FAIRS DanNeramit 与老牌网红夜市‘拉差达火车夜市’一脉相承。下午 4 点至午夜营业的店铺有 1200 家。据说目前旅游巴士无法停放,而且没有旅游团,逛夜市的基本就是我是当地人,抱歉。” 上周末,来自泰国曼谷的温州游客金先生在朋友圈发文感叹道。

泰国旅游和体育部8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7个月,中国以183万人次的游客量成为泰国第二大游客来源国,仅次于马来西亚。 2019年同期,中国赴泰旅游人数为905.2万人次,目前仅为疫情前的20%。 今年2月,泰国成为首批开放跟团游的国家之一,多家旅行社和OTA平台将其作为出境游推广的第一站。 当时,泰国曾乐观估计今年将有500万至700万中国游客到访。

为何中国游客数量远低于预期? 记者咨询了多家旅行社,他们均表示,除了中泰之间的航班数量尚未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外,泰国签证难度也有所增加。 记者从浙江两家可办理赴泰国单次旅游签证的旅行社获悉,5月8日起,泰国将改善签证申请条件。 申请人需额外提供六个月的银行流水单以及每日余额不少于2万或2万元的存款证明等材料。

此外,人们对价格也变得更加敏感。

航旅数据显示,8月第一周,国内航空公司往返泰国的航班量仅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52%左右,旅客量仅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48%左右。 2019年期间,往返泰国的机票平均价格(不含税)约为1912元,而疫情前的机票价格往往在四五百元左右。 今年3月初,当导游张杰(化名)时隔三年再次带团来到普吉岛时,他感觉口袋里的钱已经变得多余了。 “现在大象公园骑大象要500泰铢(1泰铢≈0.2元)。疫情前门票价格是150-250泰铢;疫情前在路边点三串海鲜和鸡肉串要330泰铢。”疫情期间,同种食物我可以点五六串。” 她告诉记者,以前每次去泰国回国都会有1万泰铢的余额,但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,这些钱已经变得多余了。

不少旅行社认为,近几个月频发的“卡腰”、公交车侧翻等安全问题也引发了人们对东南亚国家的担忧。 “最近上映的电影《迷失的女孩》和《全有或全无》都是‘核爆炸’。当年靠《迷失的泰国》而火爆的泰国旅游业,现在已经被《迷失的女孩》‘掐死’了。” ”。 业内流传着这么一句话。

不仅是泰国,许多东南亚国家的旅游业复苏也不如预期。 据媒体报道,疫情前,印尼巴厘岛每年可接待超过140万中国游客。 今年上半年,这一数字仅为17万。 今年上半年,赴越南旅游的中国游客约55.7万人次,仅相当于2019年同期(近250万人次)的25%。

产品“难做”,各国频频采取措施

受签证办理、航班供应等诸多因素制约,今年夏天出境游市场并未迎来业界预期的爆发。

国家移民管理局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共检查出入境人员1.68亿人次,仅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48.8%。

记者注意到,出境旅游龙头企业众信旅游、凯撒旅游于7月中下旬相继发布中期业绩预告。 一些数据也能反映出出境旅游“难做”。 其中,有信旅业预计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3100万至3600万元; 凯撒旅游的亏损更大,预计该公司期内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约为7000万至1亿欧元。 元。

不过,随着第三批可以组织团体旅游目的地的国家公布,各国纷纷出手。 7月底,缅甸与吉林共同签署建立“互为旅游目的地”城市关系合作备忘录; 8月4日,柬埔寨旅游部针对中国游客推出在线旅游服务质量认证体系(China Ready)。 近期,斐济旅游局、意大利旅游局、荷兰旅游局、瑞士旅游局、新西兰旅游局、德国旅游局均在中国多个一线城市开展旅游促销活动,并取得良好效果。名声。

出境旅游市场恢复仍需时日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旅游平台数据显示,日本以350%的即时访问热度位居搜索榜第一。

“第三批开放后,出境游的选择将会更多,尤其是过去比较热门的日本、韩国,签证预约数量较月初增加了10%。” ” 浙江新世界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周妮告诉记者,他们立即推出了20多个相对成熟、受欢迎的中长期产品,并建议顾客将出行时间调整到中期。中秋节和国庆节。 不过记者发现,10月份左右前往日本的机票价格明显上涨。 中秋节杭州至大阪的单程机票涨至3300多元,这也导致一些旅行社在发布产品价格时专门注明“不含机票”。 。

“即使现在办理签证,到8月底也无法及时出行,所以我们建议游客留出更多时间准备。不过,由于航班数量较少,前往“日本现在普遍比较贵,就连宁波到东京的特价往返机票也要4000多元,这会让很多顾客犹豫不决。”周妮说。

日本国家旅游局最新发布的《外国人消费趋势》数据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,外国人访日旅游消费达1.21万亿日元,已恢复至2019年的95.1%。今年最受外国游客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。 那么,旅游套餐费用什么时候能下调呢?

“随着恢复出境团体旅行的国家名单不断扩大,各大航空公司开通的航班数量将逐渐增加。 我认为今年出境游成本不会有明显下降,尤其是10月后日本进入红叶季节。 不仅日本现在是入境旅游旺季,国内旅游需求也旺盛。 可以预见的是,机票、酒店的价格仍然会比较高。”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院、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副教授、高级经济师徐辉表示,他认为,随着开放 随着出境国家数量的增加,出境旅游业务将逐步好转,将督促各国特别是东南亚国家营造安全有序的旅游环境,探索更多文化、深度的旅游产品。 ,整体恢复需要很长时间。